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2014   

2014-12-01 21:46:00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和2014 - 花总丢了金箍棒 - 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博客

受访者/花总,采访/陈树

谈及2014年的生活方式时,“纠结”,是我觉得最合适的形容词。

除了极少数处于完全财务自由、拿到外国身份或本身就是既得利益者的人以外,你会发现大部分人都存在这种心理困境。他们在2014年都过得极其缺乏安全感,无论哪行哪业都无法回避。手里有几套房的,在想要不要趁征税前抛掉;还没买的,会想房价会不会越等越高,所有人都在一种很动荡的氛围里想着如何安身立命,活得特别紧绷。

大概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,你会发现身边有越来越多人跑去创业。他们每个人都急不可待地想搭上创业潮的末班车,抱着“别人能做,我也能做”的心情,期望能够从投资人手上拿到资源,去做自己的梦。

从表面上看,这似乎是一种通过自身努力创造财富的励志行为,但内心却清楚这是资本游戏,都想死心塌地的投入其中以图分一杯羹。

那些没去创业的朋友,有部分人则跑去做自媒体了。他们也纠结于自己的估值被降低。

摆在每个中国人面前的选择并不多。除了结婚生小孩,养家糊口之外,我们能尝试的社会角色是被限制住的。我们既不可能给自己一年时间到世界各地游走,也不太可能放下一切,用一两年时间跑到某个地方做公益,更多的人都在面临现实问题。你必须赚更多钱,有更多关系和资源,这样你才能有一点存在感和安全感。

如果说十年前的现实问题是要不要下海,那么现在就是要不要创业。

在精神生活上,大家都谨小慎微,小心翼翼。任何阶层的人,只要一不小心,就会因为某个事情掉进群体意见撕裂的陷阱,然后发现,你跟你曾经熟悉的朋友,在很多公共事件上的见解,很有可能是南辕北辙,意见跟意见之间针锋相对,一点就着。

一面是空前的紧,一面却特别的放,我们的精神生活正两极分化。连电影也映射出这种局面,比如《小时代》与《后会无期》。前者展现了像被抽芯后、无所可依的浮华;后者表现出对生活的迷茫与内心深处的荒凉。郭敬明跟韩寒所呈现出来的两个世界,都与在正常社会生活的同龄人不相衬。他们虽然生活在不同的环境,却处于同一个时代,像莫比乌斯环,看起来是两面,其实是一面。

我的视力在今年退化得超越了任何一年,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个。

坐一趟地铁就会发现,无论是看上去像农民工的人,还是普通的上班族或老人,大家都拿着手机,要不然就是iPad或笔记本;聚会时经常有人问“有没有带充电宝”、“有没有带数据线”;手机屏幕越来越大;手机产品的发布可以成为争议性很强的新闻事件;所能接触到的重大新闻大部分都来自电子媒体。手机、各种便捷设备像黑洞一样把真实生活都吸进去了,大家都担心失联,有非常强的信息焦虑,像《黑镜》里的情节。

我们这一代人注定成为人类文明史上进入信息时代的第一代人,这个早被安排好的历史脚本就是这么编的。

在2012年,南方都市报最早提出了“鄙视链”的概念。把这个概念放大到整个社会环境中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地身处在鄙视链的各个环节,只有极少数人能跳脱出来。如果我们仍然被它束缚的话,其实很难去谈真正意义上的生活方式,何况“生活家”。

“生活家”最重要的一点是能掌控自己的生活,活得舒展,而不是被生活蹂躏,但谁敢说他活得像个人样呢?当然你可以在时尚类杂志或者人物类的杂志可以找到很多生活优越、很有社会地位、表现得也非常有品位的人,但在我个人的角度看,他们都很难逃脱出“鄙视链”的格局。因为在这种奇怪的社会氛围里,能做个正常人就很不容易了,可以从今年特别多的抑郁症自杀现象可见一斑,而且大家对抑郁症的关注比以前更多了。

所以现在我们谈的“生活家”,更多的是指向他在公众视野里所展现的状态,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秀,带有表演的意味。

身在鄙视链,难有生活家。这是所有人都要负责任的局面。倘若突然有人跳出来说绞死生活的是别人,我跟这一切都无关,我已经把到了上帝的脉搏,这就太装逼了。

大家都在逃离现状,这是所有纠结的来源。

我们要不就在选秀节目中挥霍情绪跟情感,要么就去创业投资,或在重大社会事件上通过网络打打嘴仗,但当你回头,却发现那些挣扎在最底层的人群,跟这一切好像都没有关系,好像有两个甚至很多个中国。

80%的人光在追求财务自由这条路上就已经喘不过气了,好不容易喘过气来,都在想怎么移民。大家像在赌一场特别大的局,如果不赌的话,就错过机会了。

在这个大的环境下,有的挣扎,有的对抗,但大部分人多在求偏安。只要不去碰撞现实中最坚硬的那一块,你就是安全的、是优雅的、是受到保护的,也能享受一定程度的创作自由,过得相对逍遥。

其实每个人不管过得舒不舒服,该跳舞的还得跳舞,都得找到一个正确的姿态生活下去。

在2014年纠结过的人,既是你,也是我,像坐在同一艘漂流在太平洋的船上,为自己寻找下一个可以登陆的岛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82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